君十七icyue

给玛丽苏公主开飞船的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巡航舰舰长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(3+4)

3、4连在一起发,不为什么,因为短。

别问为什么不合成一节,开心(*^▽^*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3死而复生

生与死是人之常情。

而对Wade·Wilson来说,那是个双关的笑话。

 

 

“见鬼。”

Peter想说的也许可能不是这个,也许是“OMG”或者“这就是人生吗”,但此刻,不会有比这个更能反映他的心情了。

Wade·Wilson,那个鲜红色的名字死而复生,再次出现在他的手腕上了。

人生也会出Bug?

Peter目不转睛地盯了那个名字十秒,用力揉了揉眼睛——还在!不是他悲伤过度后大脑应激创造出的幻觉。

“May婶!”他发出了青春期小女生遇上蟑螂时会发出的那种高音尖叫——咳嗯嗯,然后奔出了房间。

他差点和拌着面糊的May婶撞在一起,May婶显然被他吓了一跳,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“他没死!”Peter边说边伸出了手腕,May婶盯着那串字母发愣。

“他,没死。”他强调。

“真好,我的孩子,真好…”May婶喃喃自语道。

也许他是个超级英雄?Peter想。

但他有没有可能是个坏人,是个反派?

这个想法纠结了Peter一会,但很快就被高难度的化学论文挤出了皮特的脑子。

 

 

之后,Wade·Wilson又死了几次、很多次,字面意义上的。

名字消失又回来,死亡的感觉就像浪潮,一次次席卷而来,又一次次在无声中退场。

那是疯狂的一周,仿佛名字另一端的家伙无数次想自我了结却没能成功,或是参与了《死神来了》的录制。

死神无数次扼住他灵魂伴侣的咽喉,又被对方巧妙地“躲开了”。

他是躲开的吗?

其实Peter也疑惑,他的灵魂伴侣究竟是运气太差(或太好?),还是他自愿一次又一次地撞上死亡?毕竟,谁也没法在一周之内死上十来回吧?

情况在好转…Peter并不确定,但一周之后,名字消失的次数大大降低,也许是对方厌倦了无果的死亡实验吧。

“如果我见到了他,”Peter想,“我是该给他个爱的抱抱呢,还是先揍他一顿呢?”

“看他表现吧。”

他最后决定。

 

Part.4生之麻木

看到Mary·Jane挎上另一个男孩的胳膊时,皮特还是十分伤心的。

灵魂伴侣真的那么重要么?明明两个人都约定二十三岁时找不到彼此的灵魂伴侣就在一起的。可是,那个人来了,一切便顺理成章,Mary离开了他。

“没关系的,Peter。”Harry不经意的转着手腕上黑色的手表,手表之下是不曾对外展露过的灵魂伴侣的名字。Peter扭头看他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对方脸上的笑容苍白而无奈,“你可以等等看,没准你的‘他‘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呢?”

是啊,他。Wade·Wilson。他是谁呢?他也许早就死了,唯留一残影于世,折磨着他灵魂伴侣的心脏;又或他只是一个大限将至的植物人,靠着机器苟延残喘。

Peter坐在帝国大厦的顶端,火红的朝阳破开云层,从天际升起,然而另一半的天空仍被深蓝的夜空控制着,给人以彻骨的寒冷。

不管你是谁,Wade·Wilson,请给我一个拥抱吧。

Peter叹了口气,将绷带缠在流血的伤口上。

TBC.

 

评论(6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