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十七icyue

给玛丽苏公主开飞船的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巡航舰舰长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 (Part.2)

预警:未成功的suiside

悲情的小虫有,微(?)虐,不要担心,绝对会甜回来的,大概...?

绝对!

以及小虫的OCC

欢迎挑BUG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2死去的名字

生活从那一天开始分崩离析。

变异的蜘蛛,突如其来的超自然小技巧,这让Peter兴奋了好一阵。

他不再只是那个弱不禁风的书呆子Peter了,而是,有着自己小秘密、非同一般的那种…你懂的,酷男孩。他甚至、也许可以利用这些小能力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总之,Peter是这么想的。

可是Ben叔死了。

而他甚至没能抓住杀死Ben叔的凶手。

他只是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抓着Ben叔的手,哭着看他失去生命,拼命记住他最后的话: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”

而May婶手上的名字就那么消失了,“Ben”这个名字就好像从没出现在她的手腕上一样,没有给人留下任何悼念的印记。

May婶坐在床边流了一天的泪。

而Peter终于知道,名字是真的会消失的。

 

 

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Peter坚守着这个格言,但格言似乎并不青睐于他。他总是搞砸——被坏人逃走、撞坏窗户…多日的巡逻让他在课上打了盹,然后被老师批评,而报纸上大大的“麻烦精蜘蛛侠”更加令他沮丧。

帝国大厦的日出也不那么迷人了。

而在那一天,一切都变得更糟。

疼痛将他从梦中惊醒。

 

 

肉体上的疼痛尚可忍受,止痛片甚至吗啡,你可以选择;然而当这痛苦来自于灵魂本身,你又有什么办法呢?

那像是一只巨大的手将他拉入无底深渊,让恶鬼在他骨头上啃咬,把他撕成碎片。

黑暗中他无声地尖叫,看见的只有自己映在墙上颤抖的影子。

谁来帮帮我!

May婶冲了进来,橙黄色的灯光点亮了房间,却无法驱除自心底而来的寒冷。

他抱着May婶痛哭,自Ben叔死后他从未感到如此脆弱。

——他伸出手,却看见那个名字在他手腕上变浅变淡,如一滴红色的墨水,在水中晕开。

不不不不不……

Peter抓着自己的手腕,他是那么用力以至于皮肤在指尖发红,好像这样他就能留住什么似的:Ben叔的生命。他的名字。或是,Wade的生命。

May婶的呢喃如同来自另一个世界,在他耳边缥缈地徘徊。

“My boy,my boy…oh,God…”

神不曾保护纽约,或许,他们在Asgard。一直以来守护着纽约的都是蝙蝠侠,和数不清的警察们。然而此时Peter多么希望神在注视着人类,多么希望他能保护那个“Wade·Wilson”远离死亡。

“求你,不要…”Peter哽咽着,“别死,别…”

“拜托,Wade,不要死…”

神没有听见他的祷告。

那个名字消失了。

Peter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手腕,上面除了青色的血管什么都没有,光洁的皮肤简直刺痛他的眼睛。直到有红色在其上蔓延——他的血液。

May婶抱着她的男孩,安抚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将他受伤的手从另一只手的禁锢下解救出来。

“我很抱歉…”她说。

Peter空洞地看向天花板,灯泡在褐色的天花板上投下一圈浅淡的光晕,上面的斑斑霉迹在橙色的灯光下愈发明显——如同他过去的几年那样令人生厌。

“为什么…一定是我…”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心疼小虫...快到我怀里来QAQ!!

死侍:哥好像听见有人在说什么?

没有,作者啥也没说。

以及这是贱贱在怀疑人生的部分,以及3、4很快会发上来

评论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