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十七icyue

给玛丽苏公主开飞船的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巡航舰舰长

傲娇Q  弄坏了车就只有手表戴了(叉腰)被007气笑的Q还是辣么可爱鸭 007还不快去帮Q还按揭养猫! 然而种马007最后还是开着Q给的(加粗)豪车泡妹子去了 扎轮胎啊Q! 极客Q真的超可爱! 满满的极客风电脑贴加满可爱度好嘛!

一出场就知道大事不妙 果然这次也是Boss呢 明明只想做个儿童节目主持人

底特律:球球鸟 


可能有更新XD


康纳鸟 马库鸟 西蒙鸟 get


加油啊副队长ヾ(≧▽≦*)o

改图 不知道算不算侵权 害怕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(6)完结!HE

除了OCC没有别的预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.6悲喜剧


有一天,死侍突然消失了。


他没有在Peter打击罪犯时突然出现,也没有惹出什么惊天大麻烦。他只是,不在。


也许他有别的什么事要解决。


Peter这么告诉自己,但他感觉到,死侍不在,他的心中好像缺了一块,没人再用荒唐但是可爱的笑话、吵闹的笑声来填补它。


如果死侍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了呢?


Peter用力握着手腕,此时那个名字被蛛丝发射器遮住了。


不会的,死侍不会是那种人,为了爱人就忘了朋友…也许。


“站起来,Peter!”他对自己说,“你还有一个纽约要去守护!”


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
他才不在乎什么灵魂伴侣。


 


 


Peter在帝国大厦找到了死侍。


也不是找到,他只是习惯性地去那碰碰运气,但死侍就等在那,一动不动地坐在屋顶边缘,脚踩着几百米下的车流。


他是那么沉默,几乎让Peter认为那是放了个假人。


“死侍?”


死侍歪了歪头:“小蜘蛛?”


他语气里的低落和悲伤都溢了出来,以至于头上的丧气云都开始下雨,咳,开玩笑的。能让云下雨的是风暴女。


Peter刚想走过去问问他怎么了,就被突然暴起的死侍吓了一跳。


他大声斥骂着,给了自己一拳。


“该死的,死侍,你tmd(注)就是一个懦夫!傻蛋!超超超超级坏!”


“等等死侍…怎么回事?”


“小蜘蛛,”死侍抬起头来,专注地看着Peter,看得他心里发毛,“听着,哥要告诉你一个事情,在听过之后,你想对哥做什么都行,大卸八块之后扔到海里也好,直接把哥踢下去也好…”


Peter像是咽下了一只苍蝇,胃里难受得厉害:“先说说是什么事吧。”


“哥找到灵魂伴侣了…”


Peter的心如坠冰窟,他知道死侍下一句会说什么:“那孩子很好,哥打算和他/她在一起了,我们还是朋友对吧,小蜘蛛?”


是的,是朋友,也只是朋友了。


他突然有些丧气,甚至没勇气听死侍下面的话了,但对方的语速快得令人难以拒绝…


“他叫Peter·Parker。”


什么?天才男孩有一刻感觉不到自己的大脑了,心脏在他胸膛里猛烈地跳动着,“咚咚”,他的世界仿佛只有这一个声音。


“哥没经过允许就去调查你不是哥的本意,但哥不知道你就是Peter·Parker,当时哥高兴得快疯了你知道吗,哦不对,哥早就疯了...”


他没听见那些喋喋不休,他只是下意识地大叫:“Wade·Wilson!”


“Peter…”


烟花在Wade抱住他的一刻在他们头顶炸开。


天、天啊,他得打他一拳!可是Wade已经抱住他了,他可真狡猾…


“你个混蛋!”惊喜和愤怒哽住了Peter的喉咙,Wade温柔地说——天知道他是怎么发出那种甜得发腻又该死的迷人的声音的:“是的,哥是个混蛋,但你愿意给哥一个机会,允许哥追求你吗?”


以后…


Peter想着,他要把过去十几年Wade的混蛋事统统告诉他,再给Wade加上二十年的洗碗刑,还要他跟May婶道歉…


不过现在,他说:“看你表现了。”


 


 


灵魂伴侣不再是一个谜,他是牵挂。


Fin.


 


Peter: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我的灵魂伴侣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做的混蛋呢?


Wade:小蜘蛛…


Peter:闭嘴,刷碗。(Shut up and wash your plates.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注)大家不要骂人,这里是迫不得已,文笔有限不知道还能怎么加强语气…QAQ


的地得完全分不清谁来救救我QAQ


HE开心


完结撒花(*^▽^*)我真的是太勤劳辣


 


 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(5)

死侍死亡(假的)预警??

期待已久的相遇,然而双方并不知情~

不玩身份梗,太心累(才不是太长懒得写!)很快就会弄清楚。

离完结还有一章ヾ(◍°∇°◍)ノ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5无理之人

他的到来是那么突然。

不是Wade·Wilson,是死侍。

那个黑红色战服,背上背了两把武士刀的那人简直就是从哪个剧场跑出来的疯子,如果不是Peter阻拦,他大概会把整个黑帮的人都杀光。

 

 

本来Peter只是在街上散步,可是心中突然传来一阵莫名的…“悸动”。在他疑惑地环顾四周之时,那人冲了过来,一把将他推倒在了人行道上。(注)

“紧急行动!”那人夸张地回头,Peter打赌对方在面罩下冲自己抛了个媚眼,“Nice bottom,boy!”

“什么?!”Peter赶紧爬起来,冲进小巷,换上蜘蛛制服,跟上了那人。

什么悸动,那是变异了的蜘蛛感应吧!

 

 

 

中国有句古话:“不打不相识”。在就“杀不杀人”这事打了一架后,他俩就彻底认识了,嗯,蜘蛛侠和死侍。

死侍被封在蛛网中,脸上还带着大大的笑容——Peter并不想知道那是多大的笑容以至于戴了面罩还能看得出来——用调情的语气说:“今天哥的运气真是棒透了,不仅‘救了’一伙黑帮,还遇上了第二个有着hot bottom的hot boy。”

其实是一个…算了…

 

 

他们之后又一起出了几次任务,有的是巧合,有的Peter并不想说那是什么。

死侍不仅是个出色的战士,还是个脱口秀和双关笑话界的冠军,Peter得承认,他让巡逻更加充实了,如果他没有习惯性地想要杀死另一方(也就是那点坏蛋)或是不顾生命地往前冲(虽然他也死不了)就更完美了。

他就是个挤进Peter生活的大型彩蛋,会爆出一地的彩色纸片和糖果。

奇怪的是,遇见死侍之后Peter手上的名字再也没有消失过,而第一次相遇时的“悸动”也被Peter抛之脑后了。

 

 

然后,那天。

本来只是一个小型的、涉及一点超能力的犯罪事件,但当他们发现了大楼顶部的炸弹时,事态就有些紧急了。

“回见小蜘蛛!”死侍一把将Peter推下了楼,Peter本能地用蛛丝荡到了另一栋楼上。

他看见死侍在楼顶炸成了一朵烟花。

眼泪莫名地涌出了Peter的眼眶,许久未曾出现的疼痛竟在此时出现,让Peter既疑惑又愤怒。

死侍和Wade·Wilson有什么关系吗,还是只是一个巧合?

 

 

Wade·Wilson。

Peter盯了一会那个缺失了的名字,他想到了很多结果,却对每一种都充满畏惧。

当那名字又重回手腕时,他嘟囔着说:“伙计,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!”

他用力从床上跳起来,穿上制服,带着那份未卜的未来,前往了帝国大厦。

 

 

那时候死侍已经等在那了,天知道他怎么这么快搞到的新制服。

“嘿,小蜘蛛。”

“嘿。”

Peter坐到了死侍身边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。

“也许…”Peter打破了凝固的氛围,“你下回把自己炸成一块块之前,应该先考虑下自己,还有自己的灵魂伴侣。”

“小蜘蛛,”死侍在空中踢踏着腿,“哥不知道你还是灵魂伴侣的狂热信徒?”

“不是,我只是,相信?”

Peter盯着下面过往的行人,听见旁边传来几声死侍的闷笑:“唔唔,大家都相信灵魂伴侣,不管对方是个丑八怪还是精神病?”

“咳…”Peter哑口无言,他又想起Harry苍白的微笑。不管是出于对命运的反抗,还是别的什么,她说:“有了灵魂伴侣,那就算是有了牵挂,起码在地球的某个角落,有人还在等你,等待和你相遇,这不是很好吗?”

“唔嗯嗯,”死侍拦过Peter的肩膀,沙哑地笑着,“哥真是爱死你了——哲理大师!”

“也许他还在等着我呢?”死侍轻声说。

不知为什么,Peter心中发出一声哀叹,一种怅然若失之感。

死侍也有他的灵魂伴侣,Peter则有他的Wade·Wilson。

 

 

再一次的,Peter对漫长的等待产生了动摇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注)梗来自贱虫cp的科普贴:贱虫宣言!

《DeadpoolV3 #7》

 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(3+4)

3、4连在一起发,不为什么,因为短。

别问为什么不合成一节,开心(*^▽^*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3死而复生

生与死是人之常情。

而对Wade·Wilson来说,那是个双关的笑话。

 

 

“见鬼。”

Peter想说的也许可能不是这个,也许是“OMG”或者“这就是人生吗”,但此刻,不会有比这个更能反映他的心情了。

Wade·Wilson,那个鲜红色的名字死而复生,再次出现在他的手腕上了。

人生也会出Bug?

Peter目不转睛地盯了那个名字十秒,用力揉了揉眼睛——还在!不是他悲伤过度后大脑应激创造出的幻觉。

“May婶!”他发出了青春期小女生遇上蟑螂时会发出的那种高音尖叫——咳嗯嗯,然后奔出了房间。

他差点和拌着面糊的May婶撞在一起,May婶显然被他吓了一跳,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“他没死!”Peter边说边伸出了手腕,May婶盯着那串字母发愣。

“他,没死。”他强调。

“真好,我的孩子,真好…”May婶喃喃自语道。

也许他是个超级英雄?Peter想。

但他有没有可能是个坏人,是个反派?

这个想法纠结了Peter一会,但很快就被高难度的化学论文挤出了皮特的脑子。

 

 

之后,Wade·Wilson又死了几次、很多次,字面意义上的。

名字消失又回来,死亡的感觉就像浪潮,一次次席卷而来,又一次次在无声中退场。

那是疯狂的一周,仿佛名字另一端的家伙无数次想自我了结却没能成功,或是参与了《死神来了》的录制。

死神无数次扼住他灵魂伴侣的咽喉,又被对方巧妙地“躲开了”。

他是躲开的吗?

其实Peter也疑惑,他的灵魂伴侣究竟是运气太差(或太好?),还是他自愿一次又一次地撞上死亡?毕竟,谁也没法在一周之内死上十来回吧?

情况在好转…Peter并不确定,但一周之后,名字消失的次数大大降低,也许是对方厌倦了无果的死亡实验吧。

“如果我见到了他,”Peter想,“我是该给他个爱的抱抱呢,还是先揍他一顿呢?”

“看他表现吧。”

他最后决定。

 

Part.4生之麻木

看到Mary·Jane挎上另一个男孩的胳膊时,皮特还是十分伤心的。

灵魂伴侣真的那么重要么?明明两个人都约定二十三岁时找不到彼此的灵魂伴侣就在一起的。可是,那个人来了,一切便顺理成章,Mary离开了他。

“没关系的,Peter。”Harry不经意的转着手腕上黑色的手表,手表之下是不曾对外展露过的灵魂伴侣的名字。Peter扭头看他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对方脸上的笑容苍白而无奈,“你可以等等看,没准你的‘他‘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呢?”

是啊,他。Wade·Wilson。他是谁呢?他也许早就死了,唯留一残影于世,折磨着他灵魂伴侣的心脏;又或他只是一个大限将至的植物人,靠着机器苟延残喘。

Peter坐在帝国大厦的顶端,火红的朝阳破开云层,从天际升起,然而另一半的天空仍被深蓝的夜空控制着,给人以彻骨的寒冷。

不管你是谁,Wade·Wilson,请给我一个拥抱吧。

Peter叹了口气,将绷带缠在流血的伤口上。

TBC.

 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 (Part.2)

预警:未成功的suiside

悲情的小虫有,微(?)虐,不要担心,绝对会甜回来的,大概...?

绝对!

以及小虫的OCC

欢迎挑BUG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2死去的名字

生活从那一天开始分崩离析。

变异的蜘蛛,突如其来的超自然小技巧,这让Peter兴奋了好一阵。

他不再只是那个弱不禁风的书呆子Peter了,而是,有着自己小秘密、非同一般的那种…你懂的,酷男孩。他甚至、也许可以利用这些小能力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总之,Peter是这么想的。

可是Ben叔死了。

而他甚至没能抓住杀死Ben叔的凶手。

他只是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抓着Ben叔的手,哭着看他失去生命,拼命记住他最后的话: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”

而May婶手上的名字就那么消失了,“Ben”这个名字就好像从没出现在她的手腕上一样,没有给人留下任何悼念的印记。

May婶坐在床边流了一天的泪。

而Peter终于知道,名字是真的会消失的。

 

 

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Peter坚守着这个格言,但格言似乎并不青睐于他。他总是搞砸——被坏人逃走、撞坏窗户…多日的巡逻让他在课上打了盹,然后被老师批评,而报纸上大大的“麻烦精蜘蛛侠”更加令他沮丧。

帝国大厦的日出也不那么迷人了。

而在那一天,一切都变得更糟。

疼痛将他从梦中惊醒。

 

 

肉体上的疼痛尚可忍受,止痛片甚至吗啡,你可以选择;然而当这痛苦来自于灵魂本身,你又有什么办法呢?

那像是一只巨大的手将他拉入无底深渊,让恶鬼在他骨头上啃咬,把他撕成碎片。

黑暗中他无声地尖叫,看见的只有自己映在墙上颤抖的影子。

谁来帮帮我!

May婶冲了进来,橙黄色的灯光点亮了房间,却无法驱除自心底而来的寒冷。

他抱着May婶痛哭,自Ben叔死后他从未感到如此脆弱。

——他伸出手,却看见那个名字在他手腕上变浅变淡,如一滴红色的墨水,在水中晕开。

不不不不不……

Peter抓着自己的手腕,他是那么用力以至于皮肤在指尖发红,好像这样他就能留住什么似的:Ben叔的生命。他的名字。或是,Wade的生命。

May婶的呢喃如同来自另一个世界,在他耳边缥缈地徘徊。

“My boy,my boy…oh,God…”

神不曾保护纽约,或许,他们在Asgard。一直以来守护着纽约的都是蝙蝠侠,和数不清的警察们。然而此时Peter多么希望神在注视着人类,多么希望他能保护那个“Wade·Wilson”远离死亡。

“求你,不要…”Peter哽咽着,“别死,别…”

“拜托,Wade,不要死…”

神没有听见他的祷告。

那个名字消失了。

Peter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手腕,上面除了青色的血管什么都没有,光洁的皮肤简直刺痛他的眼睛。直到有红色在其上蔓延——他的血液。

May婶抱着她的男孩,安抚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将他受伤的手从另一只手的禁锢下解救出来。

“我很抱歉…”她说。

Peter空洞地看向天花板,灯泡在褐色的天花板上投下一圈浅淡的光晕,上面的斑斑霉迹在橙色的灯光下愈发明显——如同他过去的几年那样令人生厌。

“为什么…一定是我…”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心疼小虫...快到我怀里来QAQ!!

死侍:哥好像听见有人在说什么?

没有,作者啥也没说。

以及这是贱贱在怀疑人生的部分,以及3、4很快会发上来

【贱虫】The Dying Lover

贱虫/清水/灵魂伴侣AU

人物OCC/因为作者本人傻白甜所以文中Peter、不文中全员都傻白甜化了

人物属于漫威,OCC和傻白甜属于我

慢用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.1手腕上的字

Peter·Parker在十一岁之前的每一天都盼望着得到一个灵魂伴侣,盼望着写在手腕上的名字。

他看见May婶望着Ben叔满含爱意的眼神,看见Ben叔温柔地拂去May婶额前的碎发,看见在他们交握的手腕上彼此的名字。

这很酷,不是吗?

你在十一岁时得到你灵魂伴侣的名字,然后你就有了一个牵挂的人;等待着某一天,他或她会来到你的身边,像是三四月午后的阳光,然后你们相爱,共度一身,彼此都不再有缺憾。

真是太浪漫了!

这几乎激发了所有Peter那少的可怜的浪漫细胞。

他或她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开怀的,大笑的,优雅的,知性的?那会是对面那个可爱的女孩Mary·Jane吗?

多年以后,当Peter再次回想起时,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天真界的冠军,当然,也可爱极了。

 

灵魂伴侣会死,名字会消失。

这是Peter在七岁时知道的,Harry带着一点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孩子的苍白微笑,笃定的说:“他可能在名字出现之前就死了。”

“不,”Peter呜咽了一声,“这太糟了。”

“她还可能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,或是几个月的婴儿,灵魂伴侣是可笑的。”

Harry笑了起来,Peter则面红耳赤:“这不好笑!”

Harry停了下来,空灵的目光射向远方:“不,它好笑。”

Peter那时尚未明白那目光的意义。

 

 

“你会得到她的名字的,因为你是个好孩子。”

Peter在Ben叔的怀中放下心来,他是个好孩子——每年圣诞老人送来的礼物证明了这一点——而好孩子会得到灵魂伴侣。那么对方也会是个好孩子了?太好了,他的另一半起码不会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做的混蛋了。

可是小Peter不明白的是,每一个人都有被爱的可能(或,权利?),每个人都值得有他的牵挂。

这是人生而平等的权利。

 

 

Peter十一岁的生日与以前的每一个没什么不同,寥寥几个朋友,在昏暗的烛光下许下愿望,吹灭蜡烛,唱生日歌,吃May婶做的小点心,拆礼物…

但也有不同。他得到了期待了十一年的礼物,那个名字。

鲜红色,由锋利笔锋写就,来的悄无声息,多亏Peter的期待才注意到,全然不似它本身的疯狂。

“Wade·Wilson.”

Peter相当高兴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连脸上沾了奶油也全然无知,引来Ben叔和May婶无奈的微笑,他挥舞着手腕,兴奋地喊:“看!我得到名字了!他叫Wade!”

May婶脸上也带着笑容:“我们的男孩当然会得到他的名字。”

Ben叔的笑容则在看到那名字的一瞬间消失,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,那个字迹属于一个男人,确切的,一个疯子,胆大妄为,心中装着一个世界的疯狂。

他该怎么告诉他的男孩呢?

Ben叔看向男孩兴高采烈的笑脸,咽下了那未成句的话。他的男孩这么优秀,可为什么他的灵魂伴侣偏偏是个疯子?

他的男孩值得更好的,Ben叔这样想着。

 

 

 

Mary·Jane向大家展示着她的手腕,那是一个好听的名字,笔迹有力而优雅。朋友们都祝福着她,她则回以幸福的微笑。

“Peter,你的名字呢?”

Peter伸出他的手腕:“瞧!”

“哇,他可真…与众不同!”Mary·Jane叹到。

另一个孩子皱了皱眉:“什么与众不同,Peter,你的灵魂伴侣不会是个疯子吧!”

Peter一下子急红了脸:“你说什么,他才不是!”

那孩子怪笑起来:“他就是!”

“他不!他会是一个勇敢的好人,一个英雄!Ben叔告诉我的!”

“他在骗你。”

“他没有!”

那一天,Peter打了人生中第一场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抱歉小虫,你的灵魂伴侣就是一个前·为了钱什么都做的混蛋(*╹▽╹*)

wade·前雇佣兵·wilson:哥才不是!...哥是吗?

【福华】记忆之影

预警:BE或开放式结尾...

神夏第二季背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自夏洛克离开以后,约翰的梦就没有一个不关于他,关于他的死亡。

  黑色的影子,从高楼上重重的坠下,像是深秋的最后一片落叶,那个拥有一片颜料叶子的病人所不曾看到的那片真实叶子的坠落。而约翰所拥有的,永远都只是这个影子,这个消失的太匆匆的影子。

  他不曾有时间再看一眼夏洛克那双烟灰色的眼睛,它们曾凝聚着智慧之光,本应当漠然的扫视每一个盲目于此世的行人,用敏锐的目光划破它们不堪一击的外衣。

  “你们只是看,而不观察。”夏洛克在又一次坠落中喊,那声音几乎划破约翰的耳膜。

  “是的!”他尽力去喊,可梦将他束缚,他在意识的深渊中挣扎,“我是个愚蠢迟钝的笨蛋,从来没有观察过,不然…”

  不然,不然又怎样呢?夏洛克就不会死了?约翰淹没在黑暗中,目睹夏洛克再一次坠落,如一片秋叶。

  在梦的层层困扰之外,他发现夏洛克的影响跨越了梦境——现实成为其痛苦的延伸。模糊的身影存在于221B的每一个角落,桌子旁,沙发上……以及他自己的梦里。夏洛克会重复他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,嘲讽他人的渺小,然后,是不可避免的坠落。

  接着,约翰近乎绝望的发现,不管他怎样努力的遗忘、忽视那些影子,丢弃关于夏洛克的东西,那些影子仍在,就像曾经的战后创伤那样如影随形,好吧,它们本就是影子,跟随是它们的天性。

  约翰一遍遍的告诉自己,那不过是记忆的影子。

  几年过去,夏洛克像变魔术一样将自己复活,告诉所有人,那不过是伟大魔术师夏洛克·福尔摩斯的一个小小戏法,大家尽可以一笑而过,过回以前的正常日子。

  一切来的太快,甚至不给约翰时间去接受。大量的情感如洪水般奔涌而来,是惊喜吗?不,更多的是令人窒息的怀疑和不真实感。约翰感到头晕,他不确定是否可以真碰触到夏洛克。他总是离他那么近,又那么远,就像指数函数和数轴那样。

  夏洛克已经死了,他听见自己说,这令他感到窒息。

  而这只是记忆的影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存文好几年了终于发出来了呜哇(*╹▽╹*)

只是想发存货